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0章:想不到的墙壁

发布时间:2019-09-24 18:46:28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0章:想不到的墙壁

我一看到棺椁里面的怪脸,脑子里嗡嗡三响,全身的汗毛likè就竖了起来,鸡皮疙瘩像瀑布一样往下掉,我的第一fǎnyingjiushi躲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

刚退开一步,就听见砰的一声响,吓的我心脏就快跳了出来,只见老嫖瞬间将棺盖又给盖上了,速度极快的退了两步,身体靠在墙壁上,把枪端了起来。

老嫖和我突然间的远离棺椁,倒是把一旁的小狼吓了一跳,likè把短刀横在胸前,先是看了一眼我们,然后又看看棺椁。小狼虽然感觉到了不对,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刚才站的wèizhi看不到棺椁里面的怪脸。

我是很想告诉他,看到的一切,可这嘴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一时间説不出话来,只能颤颤抖抖的用手指了一下棺椁。小狼见我手指棺椁,也往后退了一步,眼睛始终zhushi着棺椁。

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回想,刚才看到的那张狰狞的怪脸,虽然只是短瞬间的一眼,却叫我终生难忘,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脸,特别是那对血红的眼睛,就像是在流血一般。还有那奇特的面目,简直就不像是地球上的生物,我一直不信妖怪之説,可这次我的感观第一意识告诉我,那jiushi一个妖怪。

对于我,妖怪jiushi神话,jiushi传説,大脑的意识里就不存在zhègè东西。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脑子里全是各种妖怪的样子,也许是那张怪脸把我带到了,妖怪的世界里。任凭我脑子飞快的转着,但是关于妖怪的信息却毫不知晓。

大脑里正在过滤着这些年所听到的关于古墓里妖怪的故事,突然棺椁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奇怪声音。仔细去听,不难发现,那不是摩擦声,而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説话一样。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是在念咒语一般,但根本听不出来説的是什么,我只能认为这声音是那个妖怪发出来的。至于是哪国驴语,根本无从考证。

就在我们三个还在揣摩这是什么声音的时候,棺盖突然间翘起来一diǎn。我不得不佩服小狼的fǎnying和胆量,当棺盖翘起来的一瞬间,小狼likè纵身一跃,踩在了棺盖上,把翘起来一diǎn的棺盖压了huiqu。

棺盖被压下去的一刹那,likè又翘了起来,而且这次明显翘的比上次高了许多,透过翘起来的缝隙,我再次看见了那双血红的眼睛,竟然在zuoyou的晃动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0章:想不到的墙壁

,像是能看到我们,它还在试图透过翘起来的缝隙,把头探出来。

还未等它探出头来,小狼就始出浑身的liqi,硬是又给棺盖压了下去。再一看,小狼的脸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憋的满脸通红,面目五官几乎要融合到了一起,看起来特别的吃力的样子。

就在小狼压住棺盖的同时,老嫖也向前跑了一步,zhunbèi去帮小狼压住棺盖。可他还未跑出一步,就来了个狗啃地,直接栽倒在地上,手中的枪摔了出去。栽倒的老嫖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整个身体就开始向后移动。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看见老嫖的两条腿,被几只惨白色的小手抓住了。我见过这小手,正是两仪排棺阵石棺里的那些小手。可这些小手竟然是从墙角里伸出来的,太不可思议了,几只小手正在用力的抓着老嫖。

我见状likè过去帮忙,可还未等我动身,就听见小狼喊道:“小七,你后面。”

一听喊道我后面,likè机警了起来,我还以为这些小手都是从墙角里伸出来的。怕自己的脚也被抓住,本能的向前蹦了一下,等我蹦起身来,才发现不好,抓的不是我的脚,而是腰部。

我这一蹦,身体马上失去了重心,顿时间感觉到自己的腰部像是被绳子捆住了一样,并且在用力的向后拉我。只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被拉到了墙边,我赶忙把手电咬到嘴里,likè伸开双手去挡墙壁,想依靠墙壁支撑的力量往外挣脱。

当手碰到墙壁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墙壁不对劲,墙壁竟然是软的。几乎是手碰到墙壁的同时,几只惨白色的小手,瞬间抓住了我的双手和胳膊。进来时墙上没有任何的图案,也就没有太在意墙壁的结构,心説,废了,真他娘的是大意失荆州了。

被抓住的双手likè感受到了阴冷的剧痛,别看这小手不大,但liqi却很大,捏的我手指骨都要断了。眼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借力的,就算是有,估计我也很难挣开双手了。

只能拼命的向前发力,不让自己的身体再往后退,可怎奈后面小手的力量巨大。现在虽然身体慌乱,但大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知道现在不能再退了,如果再往后退,那可真就进墙里面了。

只是挣扎晃动的一刹那,眼睛瞄到了老嫖,他的两条腿已经被拽到了墙壁里面,只露出了上半身在外面。看到老嫖的状态,我算是明白了,这些小手悄无声息的从墙里伸出来,目的jiushi要把我们拉进墙里面,而不是单纯的想把我们控制在墙壁这。

如果只是单纯的被控制在墙边还好説,但要是被拉进了墙里面,那可就麻烦了,毕竟不清楚,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而且这些小手,挣命的往里拉我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敢多做思考,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抗衡了,可是双手已经被抓住了,想要挣脱几乎不可能。只好弓着身子,上半身向外倾斜,争取身体的大半部分露在外面,等待救援了。可眼下这种情况,等待救援是最不现实的,老嫖自保尚且艰难,更何况是救我了,小狼那边就更不用指望了,一旦让那血眼的妖怪出来,恐怕要比现在的局面更加糟糕。

越来越多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原本双手还能挣扎几下,可现在却被慢慢的拉进了墙壁里。由于双手是笔直的拉向后面,我的两个肩胛骨就像是要贴到了一起一样,无比的疼痛。

我意识到身体不能再向前弓着了,如果再这么坚持下去,两条胳膊非被掰折不可,现在只能随着胳膊身体向后。身体这一向后可坏了,likè有只小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猛劲的向后拉我。

被抓住别的地方还能忍受,可这头发被抓了,实在难以忍受。我甚至感觉到头皮被拽了起来,现在已经无法再去挣扎了,只能顺着头上的小手,仰着头被拽了进去。

虽然疼痛难忍,但嘴中的手电却还死死地咬着,刚被拽进墙壁里,手电就照到了可怕的一幕。

白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吉首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朔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评价怎么样
北京国仁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