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真实修仙学院 第十二章 另一个我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9:37

真实修仙学院 第十二章 另一个我

老孟朝经渔点点头:“不错,稳中有章法。”又拍了拍江辰腰背:“‘灵’聚而不发,空有一身傻力气,再练!”

江辰心灰意冷,不过对方毕竟比自己多打了许多年基础,就算败了也不是多么不光彩的事情。

“再来!”

一次又一次,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对着一根木桩子在打,无论怎么用力,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无法移动对方丝毫。等到早训快结束的时候,江辰身上的褂子已经汗透了又被风吹干了不知多少次。

“好了!”孟兴超击了击掌:“今天就到这!都回去洗一洗准备上课了!明天同一时间再来!”

时间很紧,这时约么早上七点半,八点是第一节早课,于是同学们都很快散开朝各自宿舍方向走去,经渔也同样往回走,走到一半发现江辰没有跟上来,回头站定等着他。

江辰则楞楞的看着地面,过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追了上去。

刚才经渔站过的地方,有两个脚印,极深隐在坚硬的地面上。

……

上午是四节普高课,他们这些修行生被安排在高一(2)班,那是一个特长生班级,总人数约么有五十人,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同时也是他们的语文课老师。江辰按照习惯坐了后排的位置,经渔就坐在他前面。让他没想到的是,夏小麦也凑了过来,正在左侧的位置一脸认真从书包里掏出书往桌子上摆。

江辰也乖乖背了书包,毕竟是和普高生一起上课,空手变课本之类的行为有些太过惹人注意。而根据他的观察,似乎这些修仙的人都对于伪装自己的身份十分小心翼翼,比如无论何时夏小麦都会像普通的女生一样习惯将东西放在包里,虽然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开学时江辰两手空空来到学校,但是经渔却是拖了两只巨大的行李箱,至今那两只大到夸张的箱子还败在宿舍里空置的那间屋子中。

又看了看钻在自己课桌里的小八,江辰一阵头疼,这要是被老师看见了可怎么办,人家的契约兽都愿意留在宿舍或者自己出去玩,八尺却不乐意离开他哪怕一步,甚至早上还跟着自己跑了半个小时晨跑。

讲台上让人昏昏欲睡的老师,教室里有的人趴在课桌上睡觉,也有人奋笔疾书不时配合着老师的讲课节奏点头——这一切都让江辰产生了幻觉,似乎之前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只是个正常升学认真备战高考的高中新生,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只是坐在课堂上听听课,写写练习题,可能还会有一场青涩的校园恋情等等。

但肌肉的酸痛把他拉回现实,再仔细打量教室里的人时,发现那趴在课桌上睡觉的是孙乾那个胖子,而认真听讲奋笔疾书的却是经渔,一切美好的幻觉瞬时灰飞烟灭。

老师滔滔不绝讲述着集合与函数,江辰的注意力却已经神游太虚,满脑子都是上午炼体时候发生的事情。对于自己经验不足只能勤能补拙这点他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思考着晚上放学之后要不要简单给自己做个加训

真实修仙学院  第十二章 另一个我

,顺便拉上经渔陪练之类的。

“嗡——”

放在口袋里的突然震动拉回了他的思绪,却是消息提醒。点开查看,原来是老孟拉了一个班级群,还命名为“相亲相爱一家人”。

……总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长辈亲戚群的既视感。

群里只有老孟发一句:

班主任老孟:“请各位同学将群名片改成真实姓名,谢谢。”

很快就有人回应:

孟彪:已改!谢谢老师。

班主任老孟:孟彪!上课不要玩!

江辰停下了正在改名片的手,瞧瞧将又放回口袋里。老孟这一招很高级啊,这算是钓鱼执法吧……

课间的时候群里便热闹起来,有问今天课程表的,有问下午上课位置的,也有改好了名片出来打招呼的,总的来讲还是非常活泼的一群同学。江辰笑着打开聊天信息,看着群成员列表。算上老孟一共有十三个,除了他们这十一个同学之外,居然还有祝元宁。

群里有个叫唐梦瑶的女生对此显得比较激动,江辰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个很活泼的短发女孩,有点假小子的感觉。

唐梦瑶:哇!是元宁学长!

祝元宁:学弟学妹们好,我是本届的辅导员助理,如果大家有学习生活上的疑问都可以与我联系。

礼貌而略有距离的说话方式,的确是祝元宁的风格,江辰笑笑又去翻看群中的其他同学,手指却在一个人的名字上顿住了。

江辰眼睛略微张大。

刹那间,一阵冰凉从脚底往头顶上窜,坐在座位上的江辰虽然表情依然平静,但面色整整白了一圈,他尽量维持着自然的坐姿,却只觉得两只手臂都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夏小麦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走过来问:“怎么了?不舒服?”

见江辰没有反应,只是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索性也向他屏幕看去。这一看之下,夏小麦也整个人愣住了。

班级群列表里,有一个叫做“江辰”的人赫然在列。

那人没有在班级群中发过言,只是改了个群名片,头像是系统默认的一个蓝灰色人形轮廓,就像是一个幽灵,潜伏在群中。

两个人都像是被施定身术一样愣神了片刻,直到夏小麦伸手拍了下江辰的肩膀,他感觉好似有一股热流从肩头注入,些许缓和了身体的僵硬。少女小声对他说:“我去向族里汇报一下情况,等下联系。”说罢,神态自然回到座位上,甚至还和邻座的女生聊起了八卦。

江辰也微微低头收拢了面上神色,好在很快又开始上课,没有人注意到他细微的失态。

只是……为什么?明明他已经改名换姓来到学院,为什么班级里还会出现一个“江辰”?对方为什么能堂而皇之的冒充自己?除非……除非是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来上课!或者,或者往深一层想,对方会不会知道陈启是自己的假身份?

陈家的人?夏家的人?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夏小麦会在骗自己吗,其实她对这个状况了如指掌?

一瞬间,千万种思绪掠过脑海,江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首要的事情不是去胡乱猜测对方的身份,既然他在班级群里,那就说明——他也在这间教室里!当务之急是找到究竟是哪个人冒充自己的身份。第一,对方一定需要是一个男生,排除这十一个人中除了夏小麦之外的两个女生,其次,他起码要外貌形态与自己相似,并且还处于江辰没有记住名字的几个人当中。

幸好一开始选择了最后排的坐位,借着课本的遮掩可以肆无忌惮打量坐在前面的同学。其实如果冷静下来想,结论很简单,对方一定就像自己冒充陈启一样,也需要有一个假的证件和一张假脸。班级里的同学大部分他都看见过面容,除了一个人。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全部评价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网友评价
黑龙江虹桥医院怎么走
黑龙江虹桥医院怎么去
黑龙江虹桥医院怎么收费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