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治谣重在标本兼治

发布时间:2019-08-14 18:04:05

核心提示:打击网络造谣传谣,必须践行有法可依、执法必依。“靠集中打击,不去分析网络谣言满天飞的根源,终是治标不治本。”

打击网络造谣传谣,必须践行有法可依、执法必依。 靠集中打击,不去分析网络谣言满天飞的根源,终是治标不治本。

整治网络造谣传谣,已然是近期最热门的话题。学界欣喜之余也提出警惕之言, 法治化 被一遍遍重复。

如何做才能达到学者们着重提出的法治化标准?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志铭。

概念鉴别

记者:我国规制网络造谣传谣方面的立法,是否已经健全?

张志铭:网络造谣传谣可能涉及民事侵权、行政治安处罚、刑事处罚方面的法律法规,综合来看,立法并不是十分健全,肯定还有很大的完善空间。因为网络表达是近几年才兴起来的,不仅是立法层面,在执法、适用法律上是不是有足够的实践经验可能都是问题。

记者:如何区分网络造谣传谣与不违法的网络言论?

张志铭:首先,造谣跟传谣要区分开来。造谣是捏造与事实不符合的信息。同时要注意,造谣是行为,如果只有单纯的行为,没有 后果 ,法律不需要去处罚。

传谣的危害性要远远小于造谣,严格来讲,如果明知它是假的还去散布,这才叫传谣。有时候我们看到一个东西,对它信以为真而去传播,如果知道它是谣言我们还会不会去传它呢?所以,传谣应该是有犯意的。而执法部门要去证明传播者有犯意,如不能证明,也不能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网络只是一种表达媒介、手段,它有一些技术特征,比如传播很快、点与面发散型 但它不是关键,关键还是区分谣言与言论。

言论 分为评论与叙述。鉴别 言论 是否为 谣言 的时候,要区分该言论是叙述还是评论。叙述是在传达一种资讯,是客观的、可以加以证实的,评论是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表达一种意见,是主观的、没法证实的。叙述有可能是谣言,但评论,它只是一种主观意见、看法,也许会产生一定影响,而你不赞成也不能说其是谣言。

记者:网络实名举报会否构成网络造谣传谣?

张志铭:实名举报应该是向特定的机关,网络实名举报实际上应该叫实名揭露,是一个新词汇,和我们传统上的实名举报不太相同。

失实、完全失实或者重大失实有可能存在于网络实名举报中。举报的对象肯定是特定的机构或人,如果实名举报造成了相关方的法益受损,比如说构成诽谤,受损方可以通过名誉权损害提起诉讼。但是,提起诉讼必须提供法益受损以及举报失实的证据。

此外,违法犯罪实际上还存在犯意的问题,所以如果追究刑事责任,还需要提供举报人有犯意的证据。如果由于举报人故意捏造而造成失实或者严重失实后果,导致了法益受损,举报人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如果他只有一个客观行为,没有犯意,也不能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行动法治化

记者:如何区分在网络造谣传谣中, 公法 与 私法 的管辖范畴?

张志铭:网络造谣传谣既有涉及 公法 的,也有涉及私法的。比如网络虚假广告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网络造谣传谣,它可能会对他人的财产权、名誉权造成侵害,但对其并不一定要诉诸刑事。

我认为不要所有的网络造谣传谣事件,公安等公权力机关都进行介入,有些情形可以由当事人去法院起诉。比如说有关某某工厂往地下排污的网络谣言,受谣言侵害的工厂可以去法院起诉造谣人。对企业的法益造成损害了,为什么政府要打着旗号来替企业出头?在对个体权利的保障方面,政府不能过于大包大揽。

记者:有学者提出,集中整治网络造谣传谣可能存在 选择性执法 或者 运动型执法 的情形。您是如何看待的?

张志铭:选择性执法主要特征是任意性,运动型执法主要特征是盲目性。

比如说交通违规,有的对象罚,有的对象不罚,这就是选择性执法,它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也涉及政府的职责方面。

我们现在观察到地方上有一些部门,在此次整治网络造谣传谣中,一些公权机构在行使自己的职能和处分权力的时候,出于各种复杂的目的,确实存在着选择性执法、任意执法的问题。

运动型执法主要是通过如下指标、下指令、突破程序的限制等手段采取的规模化的执法行动。这次的行动我觉得只是在执法上执行一次政策要求,不应贴上 运动型执法 的标签。

集中行动也存在不同。比如 严打 ,可能因为在某一个时期,我们在某个方面积累了很多问题,那么我们通过一个集中时段统一处理,这个可以叫作运动型执法;又比如说法院可能为了解决执行难,会在某个时期集中清理一些执行案件,这不能说是运动型执法。

法治讲究依法办事,要求正当程序。 选择性执法 运动型执法 都不符合严格执法的要求,偏离了法律程序性的要求,违反了法治要求。

记者:此次整治网络造谣传谣行动对于我国法治进程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志铭:法治社会、法治国家建设要讲究严格依法办事。如果这次的整治网络造谣传谣行动在践行法治精神方面做得好,以后(国家)在这方面就能积累下很好的经验,使得我们在规章制度方面的建设更加完善;相反,对中国的法治进程就有损害。

寻 方

记者:谣言泛滥于网络的原因是什么?

张志铭:造谣传谣是一种社会现象,中国有,外国也有。但是在国外,由于法治环境、国民素质、民众理性程度、资讯畅通程度等各种因素,造谣传谣可能不像中国这样成为一个棘手的社会问题。它之所以在中国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的本身,我觉得就值得反思。

为什么中国的网络谣言特别多,它的根源很复杂,取决于很多因素,如政府信息公开、透明度的问题,国民理性判断的问题,言论的开放程度问题 靠集中打击,不去分析网络谣言满天飞的根源,终是治标不治本。

讲到底,我们这个社会,如果资讯特别畅通,每个人都能通过政务公开、司法公开等途径获得及时准确的信息,那肯定会大大降低谣言的数量。所以社会诚信建设,必须要达到公开、透明、畅通的基本要求。不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大家都在猜测中过日子,岂能不谣言满天飞?

记者:通过网络诚信建设能根除网络造谣传谣行为吗?

张志铭:网络诚信只是要求别人说真话。实际上,你一辈子肯定说过很多假话,是不是意味着你没有诚信?诚信不一定要求你说的话永远都是真话,它是说你不故意去损害别人法益,去捏造与事实不相符的信息,并不是说网络上所有的不实信息、说法都是谣言。

在操作层面上,对于网络诚信建设,除了呼吁,还能有什么做法呢?把微博关掉?给诚信打分?这都没法操作。诚信建设可以做到的极限就是,倡导不要在网络上造谣传谣,并要告诉大家造谣传谣如果造成别人的法益受损,是可能受到法律追究的。

法治讲究规则,只要他不违反法律,那你就要给他这个自由的空间。

网络诚信建设讲白了只是一个道德口号,通过呼吁,根植于人家的良心,达到良心自治的效果。但具体怎么做还是要落实到制度上来,要求大家按法治的要求严格守法。

袁雄
子宫腺肌症诊断方法
银屑病初期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