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围猎共享单车平台羊毛党日进千元

发布时间:2019-08-15 12:28:25
围猎共享单车平台 “羊毛党”日进千元 通过虚拟“骑行”、同时登录多账号等刷红包获利;共享单车平台表示法律尚无专门规定,律师称属欺诈 搜集各大贷平台、电子商城、银行、实体店等各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免费业务之类的信息,有选择地参与活动,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的实惠。这一行为被称为“薅羊毛”,而关注与热衷于“薅羊毛”的群体就被称作“羊毛党”。 随着共享单车的兴起及平台补贴金额的提高,“羊毛党”的“薅羊毛”目标也随之转移。新京报调查发现,“羊毛党”通过虚拟定位、注册多个账号等方式刷红包,获利不菲。有单车平台客服获悉,目前法律范围内对“羊毛党”并无专门规定,目前只能通过技术力量对“骗补”行为进行识别和介入。有律师则表示,此类“薅羊毛”属于欺诈行为,涉嫌违法。 虚拟“骑行” 坐等红包上门 打开ofo小黄车的客户端,原本显示车辆分布状况的地图上,出现了密集的红包状图标,点选后,则相应弹出“红包攻略”。ofo平台称,为“鼓励用户更规范的用车,同时实现有效、自动化地调度车辆”,平台在虚拟地图中划出特定区域为红包区域,用户在该区域内解锁骑车,将获得随机现金红包。 新京报发现,获得红包的要求,被限定为“骑行10分钟,距离达到500米以上”,用户支付后所获得的红包,最高金额将达到5000元,并且支持随时提现。此外,如果在结束行程后,将车停放在指定区域内,获得大面值红包的概率将增加。 堪称“重金”的红包,吸引了大量“羊毛党”加入。在一些络论坛和、群里,不少“羊毛党”分享自己“薅羊毛”的经历。 一名来自武汉的友告诉,相比较其他平台的共享单车,初期版本的ofo小黄车本身不带有定位装置,因此平台实际不能实时监控到行车轨迹。此外,早期小黄车的车锁为机械密码锁,依靠固定组合的车辆编号和4位数密码进行解锁,因此,用户可以在没有小黄车的情况下,在家中自行随机组合一组“车辆编号”,并获得相应的密码,然后虚拟一段“骑行”。 4月24日,在该友的指导下,新京报找到一处红包区域,在其范围内随机输入一组车辆编号,显示解锁密码后,计时收费开始。10分钟后,并未骑单车的点击结束行程,并获得了一次抽取红包的机会。系统提示,本次“骑行”获得红包11.36元,支持或支付宝提现。 4账号齐刷红包 一天能赚千元 26日中午,通过ofo客户端查询,新京报来到东城区新裕家园附近的红包区。扫码、解锁并骑行10分钟,到达国瑞城东区一处红包区,结束行程并付费后获得一个1 .21元的红包。之后又骑行了大约40分钟的时间,共获得了6.81元的红包。 在“专业人士”刘浩(化名)看来,所体验的刷红包的方式是“最笨的”。“22号那天,我在家里就刷了1000多元。”刘浩(化名)告诉,利用虚拟定位的软件在红包区域定位,然后使用多个账号刷红包,“红包额度大的时候,一天时间可轻松破千元。” 刘浩向发送的红包攻略显示,下载某虚拟定位APP后,搜索一个地址区域,并定位到红包区域内,然后登录ofo共享单车APP,点选立即用车,即可进行“薅羊毛”。“随便输入一个车牌号解锁,开始”骑行“十分钟之后,可以结束行程领取红包。”刘浩称,“专业人士”一般都会利用模拟器,同时登录几个或者十几个账号刷红包。“一个账号一天可以刷五个红包,十个账号就是五十个。”其表示,“活动前期,红包面值很大,有时候一个红包的额度有上百元,所以对于专门刷红包的人来说,一天赚个1000块钱是比较容易的。” “4月21日知道“抢红包”活动,当天就注册了4个账号,开始刷红包”,刘浩透露,他周边有人曾一天刷了3000到4000元。另一名友告诉,自己平时随身携带3部双卡双待,注册了6个ofo账户,没事的时候,就在附近“扫街”,每天可以抽取红包数百元。 花费0.3元可获取小黄车密码 除了攫取补贴红包,“羊毛党”们还推出了3角钱解锁、学生信息认证等“服务”。 4月26日下午,加入“ofo共享单车解锁群”。群中名为“剑豪”的友告诉,仅需支付三毛钱,就可以打开ofo车锁。 按照“剑豪”的要求,向其发送了路面上一辆小黄车的车牌号,并支付0.3元的红包。两分钟后,“剑豪”将该车辆的4位数密码发来,经实验发现密码正确。随后,又挑选了另一辆小黄车,并将车牌号发给“剑豪”,1分钟不到,他再次将密码发来,实验发现,此次的密码同样正确。 “剑豪”告诉,小黄车的密码已被破译,用就可以提取密码。 新京报搜索发现,类似的“解锁群”有十余个。此外,还有友称可以为账号办理“学生认证”。花费9.9元,学生认证包过。“有了学生认证,每天首次骑车免费,全天0.5元1小时,永久免押金使用。”一个“学生认证”群里的公告显示。 ofo平台:对“骗补”进行识别介入 律师称“薅羊毛”系欺诈行为,出售小黄车密码、学生认证涉嫌违法 新京报咨询ofo平台客服了解到,目前法律范围内,对于“羊毛党”并无专门的规定及认定,因此只能提升技术力量,对“骗补”行为进行识别和介入。 不过发现,共享单车平台的措施已有初步成效。“现在一天最多只能刷一百多块”,刘浩称,自4月23日晚开始,平台补贴的红包开始减少。 多名“羊毛党”介绍,目前随机红包的金额越来越低,以往动辄数十元的红包,如今常常只有一块多,甚至有低于一元的红包。相比ofo解锁后一元钱的支付标准,抽到一元以下红包的“羊毛党”自称“被反薅”。 另据介绍,ofo最近还调整了部分规则,在同一区域连续解锁,将只计算一次红包抽取机会,因此“收入也受了影响”。此外,有部分“羊毛党”被系统判定为“恶意刷单套取红包”,导致无法“薅羊毛”。 “‘薅羊毛’实质上是一种欺诈行为,涉嫌违法”,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律师认为,在“薅羊毛”过程中,行为人虚构“骑行”的事实,非法获取平台为用户补贴的红包,只是由于金额较低,往往无法对其进行有效制裁,络出售小黄车密码、学生认证方式,同样涉嫌违法。 一岁半小孩便秘怎么办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小孩厌食吃什么好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生物谷灯盏花有哪些特色
脑栓塞溶栓并发症
如何预防水土不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