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资本“围猎”险企 近一年1-3保险公司股权变更

发布时间:2019-09-12 18:08:19

2015年是保险业“股权变更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自2014年12月迄今的12个月里,已有至少33家保险公司正在或已完成股权变更,包括被收购(9家)、大股东收紧份额(13家)、集团内转让股权(5家)、上市清理(2家)等。

如果再加上由新资本进入保险业所带来的新开业14家,及年内新批筹9家,发生股权变动(含新增资本)的保险公司数量已占保险公司总数量的约三分之一。

不仅如此,超过20家上市公司年内扎堆发布了拟设立寿险、产险、健康险、互联网保险和互助保险等类型保险公司的公告。

不同寻常的现象意味着,保险业的股东资本属性正在进入迭代高峰期。

大致而言,早年成立保险公司的部分中资、外资股东正在选择性退出,而新崛起资本,尤其是民营地产、医药实业和电商巨头,或看好寿险长期资金输血功能,或看好健康险是医疗改革中关键杠杆,或看产险灵活多变的场景附属黏性,或者前三种功能的融合变种,正在有针对性的促使着保险业从产品到运营、从内容到功能产融多样化发展的新阶段。

9家保险公司被收购和金控

本文“收购”是指公司通过股权交易取得保险公司一定程度的控制权,尽管不一定达到《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30%股权标准,但新资本成为现有保险公司第一大股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自去年底至今,共有9家保险公司被收购或金控。

分别是:万达集团收购百年人寿11.55%股权;恒大地产39.39亿元收购中新大东方(后更名“恒大人寿”)50%股权;中银保险12.75亿元收购中航三星人寿(后更名“中银三星人寿”)51%股权;鸿商集团收购中法人寿50%股权;武汉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收购民安财险51%股权;同方股份收购海康人寿(后更名“同方全球人寿”)50%股份;镇江和融房地产收购弘康人寿19%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华邦控股收购华农财险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蚂蚁金服12亿元收购国泰产险60%股权(尚未获批)。

此外,还有中华联合集团、中德安联人寿、新光海航人寿等公司曾有意愿股权变更。今年7月,中民投及旗下中民国际拟以22亿美元收购思诺国际保险集团全部股权。

进军保险业的资本属性中,以地产为主,医药、实业、电商等也在其中,大比例控股购入的目的不一,或是为了组建主题金融版图的全牌照战略,或是为了便于资本市场操作。

以万达为例。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做年中工作报告时称,下半年要完成银行、证券、保险等三家公司的并购,加上已有的金融产业,正式成立万达金融集团。王健林对金融集团有很大期许,甚至认为“有超过万达文化和万达商业两者市值总和的可能”。

但万达金控并非一路畅通。一位接近万达金融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万达金融集团原本在2014年就计划成立,当时拟任负责人为有银行理财和投行背景的王贵亚,后万达集团对金融板块的架构又进行调整,将互联网和电商平台也融入金融板块,万达金融总裁由原万达商业地产董事、高级副总裁曲德君出任。

王健林将万达的“互联网+金融”归纳为:掌握万达体系内数十万商家的现金流入口,研发云POS机,并对其作信贷考核、发放和回收;万达金融除了发放贷款,还可以做理财产品、做消费金融等。

“尽量不建金融实体店,如果万达商家每个有100万信贷需求,万达金融就是万亿规模。”王健林称,金融集团在并购企业时,一开始就要把架构设计到位,保证国内国外都能上市。

恒大的寿险策略相对更加激进。

恒大人寿更换股东、公司名后,即举行了千人“誓师大会”,并向系统内员工全员推广恒大人寿保险产品,主要为年化利率在7%-8%不等的万能险。从业内产品现状来看,这样的回报率确有吸引力。恒大集团称将在12月底前,保费收入确保突破100亿元,力争300亿元。而300亿元,是一家成立数年的中型寿险公司大约一年的保费收入。

尽管今年以来,监管层对寿险公司互联网渠道销售万能险、投连险等理财型险种有明确限制并强调流程规范性(如自动退保、承诺收益率等),8月以来不少寿险公司的产品在第三方理财网站上下架,但已经挡不住寿险理财型产品收入今年前10个月同比大幅增长91%。截至10月底,寿险投资款的规模(6564亿元)跟整个产险业的收入规模,相差仅不到300亿元。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通过股权产融结合的程度愈加深入和复杂。地产、电商、金融,三大领域巨头交叉持股、相互合作的趋势正在凸显。

“不能简单的理解谁控股了谁,资源就会向谁倾斜。”一位电商巨头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以蚂蚁金服为例,之前与腾讯和平安共同发起设立了众安在线,今年又收购了国泰产险,同时正在筹备设立信美相互人寿保险,但年初的增资中,人保资本、中国人寿、新华保险等都在蚂蚁金服新股东名单中。”

大股东收紧保险公司股权,曲线上市

股权变更梳理中,还有一大类(15家)明显特征是保险公司中,大股东主动或被动收购中小股东股权,使得大股东持股比例不断攀升,从原来分散的股权逐渐过渡到集中控制。

这些案例包括,深圳市钜盛华股份公司从另外两家股东手里接盘7亿股股权,实现对前海人寿51%控股;华资实业拟募集317亿元增资华夏保险实现不超过51%控股(尚未获批);西水股份通过收购并增资的方式拟控股天安财险50.87%股份;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募集98.5亿元购买国华人寿股份并增资,最终控股为51%(尚未获批)。

由此,“曲线上市”的途径正在形成趋势。西水股份对天安财险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的方案,近期已经获得保监会的原则上同意,重组事项仍需报证监会核准。同类型的还有华资实业和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入手保险牌照后,三家上市公司不但转变了行业性质,今年内三只股票都有至少两位数的涨幅。

大比例控股寿险公司后,资本市场运作功能凸显。

例如,国华人寿自7月起至少有13次出手增持的记录,涉及天宸股份、华鑫股份、新世界、东湖高新、国农科技、有研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

再如,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近期三度增持万科A,并全部达到举牌红线,一度成为万科A第一大股东。此外,前海人寿五度举牌南玻A、三次举牌中炬高新,华侨城A、韶能股份、明星电力等都在举牌范围中。

控股后的资本几乎都是朝全牌照的目标发展。

深圳市钜盛华股份公司控股前海人寿,今年11月又组建新疆前海联合财险;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控股国华人寿,同时还拥有安盛天平产险;泛海控股集团除了通过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公司控股民安财险外,计划通过该公司联合巨人投资联合发起设立亚太再保险公司,此外,华电收购中德安联人寿未果后,有消息称史玉柱的巨人有意深度参与,不过到目前为止尚未见任何公告和监管批复。

除了上述大比例控股之外,还有合资公司外资退出的案例。

如长生人寿(中法人寿、中航三星人寿同理),日本生命对长生人寿持股降至30%;亦有公司治理出现问题经过监管介入后回归正轨的案例如正德人寿(后更名为“君康人寿”),更名后,新股东控制权更加集中,原股东美好控股占比由原来的20%下降至6.6%。清华控股持股中融人寿升至20%成为第一股东后,中天城投近期公告,其全资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拟收购联合铜箔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中融人寿20%的股份,与清华控股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尚未获批)。此外,民生人寿、浙商财险、都邦财险、安诚财险、利安人寿等大股东的股权占比都在进一步浓缩,持股5%以内的小股东陆续退出。中天城投11月还通过贵阳金控发起设立华宇再保险。

也有为了明年上市而不断清理股权的两家公司:泰康人寿和华泰集团。

过去的一年半,泰康人寿共计发行了140亿元的债券,同时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五次的变更股权,泰康人寿第一大股东嘉德拍卖的持股比例上升至22.7485%。中国外运长航集团、中远财务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中信信托这五家原来的大股东,陆续转让出其所持有的全部股权。

鲶鱼效应

不论是今年新批筹的保险机构,还是公告称拟成立的组织,互联网标签痕迹颇重。

寿险牌照今年仅中华联合寿险一家批筹并开业,产险尤其是地方性产险和互联网产险牌照的开放则相对顺利。

多样性的体现,在于除了互联网产险公司外,保监会还批筹了航运险、信用保证保险等专业公司、宝付通第三方支付公司等。相互保险的牌照也很可能将在明年破冰。

一方面,监管机构对寿险牌照的发放持谨慎态度,“寿险不好做,新寿险公司是不是只能靠理财发展规模,仍需要探讨。”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另一方面,在保险资金运用中,监管层更多持有“多观察、多探索”的态度,“关联交易并非绝对禁止,只需要更多维度披露;海外投资每单绝对值大但整体量还比较小;股票等权益类保险资金参与的占比最高也不到15%,如果保险资金在风险控制下可以做到更有竞争力投资收益,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另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杠杆保障确实有需求,但从需求到真金白银付钱购买,又是很大一道坎。我们为何不在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中嵌入高保额广覆盖的寿险保障功能?用利差来覆盖死差和费差才是保险公司的竞争力。”一位研究并投资互联网保险的天使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成熟的寿险公司,例如泰康和合众人寿,成立产险,除了完成全牌照和产业链外,更多在于利用碎片化产险产品亲近各种场景,达到获客和维持用户黏度的目的。

一位接近泰康在线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泰康15年的互联网探索史,此前一直在自营渠道和依附第三方平台之间摇摆,加上寿险重资产、低频率的特点,在获客时受到较大限制。泰康在线的成立,更深一层功能是为了利用碎片化产品,帮助寿险主业导流,并维持客户忠诚度。

多元的社会资本参与,正在发挥鲶鱼效应,刺激保险业的传统思维,促使开发出更具竞争力的创新产品。越来越多的第三方中介平台,开始绕过牌照的限制,定位于做“产品设计师”的角色,在不同客户群、场景中寻找保险需求并设计成保险产品,再寻找保险公司“贴牌”出单。

“只要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按照我们设计的产品来做,有了市场良好反馈,其他的公司也都会开始重视。车险如此、寿险产品亦如此。”一家电商平台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拟筹备保险机构的股东名单中,不乏康美药业、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哈尔滨誉衡药业、汤臣倍健股份公司、博晖创新光电技术公司等医药和临床检测产业公司。

自去年底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后,健康险的定义外延得到扩张。一方面,将现在主要靠报销型的产品扩大到了前端健康管理和养生护理,另一方面,增加了医疗责任险等范围,并且鼓励为健康科技产业融资提供支持。

“这些都扩大了现在国内健康险经营机构的工作职能范围。我们理解的是国务院希望通过商业保险这支‘市场化杠杆’多方面促进深化医疗改革进程。”一位大型寿险公司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除近期康美药业公告筹备健康险公司外,复星集团、阳光保险、中国人寿也都在排队申请专业健康险公司牌照中。除了传统健康险,保险公司利用互联网社交模式与健康管理对接而创新的新型健康险,例如众安在线的“步步保”和长城人寿的“种牙险”,这类产品培植的用户规模在不断扩容中,而这一部分,可看作是培养用户了解健康、人寿保障的良性入口。

除投资理财类险种同比增速达到91%外,今年增速第二高的为健康险业务。前十个月健康险原保险保费收入2027亿元,同比增长48%。

肾炎的饮食禁忌
小孩发热怎么办
小儿便秘治疗
宝宝脾虚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